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业务之窗 > 宣传教育 >
渭滨区:长辈们的话
时间:2017-05-17 16:35  来源:渭滨区纪委   作者:李永刚   点击:

  我的几个至亲长辈中,有为公的、务农的、教学的,个个都是平凡人等、普通百姓。但他们却以丰富的人生阅历、深刻的生活体悟、精辟的处世见解,令我侧目,让我敬佩。尤其是他们一些平实的话语,像一座座灯塔、一盏盏明灯,指引着我从政为公的前行之路,一直未敢忘怀。

岳 父 的 话

  岳父今年八十有六,一生从政。小时家贫,上学很晚,二十八岁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八十年代初在单位主管基建。有一年新厂房竣工后,工程老板趁着夜色,拿着一辆“飞鸽”牌自行车票和一大袋上好的木耳来家示谢。自行车在当时可谓一车难求,紧俏不说,价值就很是不菲,为多少家庭所梦想。岳父见此,大吼一声:我无此念,你也别有此想!转身进了里屋,再未闪面。和岳父年龄相仿的老板尴尬至极,僵楞在了那里。岳母见状,掏出20元钱硬塞给老板,说将木耳留下,催促老板快走。算是给老板留了些情面。而当时的20元买好几袋同等木耳绰绰有余。岳父退休二十多年来,每年除夕晚上,总会准时接到一个问候祝福的电话,是那个老板打来的。多年后,妻子将这些告诉我时,说她从未见过岳父发过那么大的脾气,并说是岳父专门让把这件事告诉我。说话间,我看到,妻子的脸上写满了敬佩。

母 亲 的 话

  母亲是一个农村妇女,而今已过了耄耋之年。她没上过一天学,自己的名字还是当年从扫盲班学会写的,时不时还缺胳膊少腿的写不对全。记得小时候,每逢夏收,母亲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犁沟(自家地与相邻地的界线)离远点,不要割了别人家的麦子。若有不慎“过界操作”,总要招致母亲的苛责。参加工作尤其是走上领导岗位后,每当洗菜洗衣服时,母亲总是将自己的双手并拢,作洗手状,嘴里总是不停地念叨:把手洗净,会挣钱挣一辈子,不会挣钱挣一阵子。每次我在舀米挖面时,母亲总是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作数钱状,然后插进自己的兜里,嘴里总是不停地念叨:别将公家的钱装进自己的包里。前几天深夜两点多,电话铃声将我吵醒,原来是母亲的声音,她告诉我:某某省某某市长、某某局长犯了“八项规定”被法办了。我就纳闷:母亲从哪里知道的这些?瞬间,我潸然泪下:弱视的母亲爱看电视了,耳背的母亲爱听广播了!我似乎明白了:深夜的“铃声”是我常省常律的警钟,是她安神安梦的眠药!

叔 父 的 话

  叔父从教一生,桃李满天下。我上初中时,由于家穷,为了省钱,宿住叔父办公室,他是我的班主任。那时,按叔父的话说,我穿的是最烂的,吃的是最差的,脸色是最黄的,但学习是最好的。所以,甚得叔父喜爱。记忆中叔父的办公桌上永远放着一沓一元的零钞。起初我并未在意,也不知其用意。时间久了,只要叔父未在,我常常会对着那一沓钞票 发呆,咕咕的饥肠使我想到了各种美味佳肴,况且觉得少几张叔父未必察觉,所以真想抓取其中几张去街道食堂饱餐一顿。但每每将要伸手的那一刻,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使我不敢动作。终于有一天,叔父掏出50元,对我说:任何时候不可惦记别人的东西!刹那间,我脸红似火,羞愧地低下了头,转身跑开了。我明白,我的所作所为,叔父都看在了眼里。至今,叔父振聋发聩的这句话,还时时回响在我耳边,其中的意味只有我懂。

  岳父的话告诉我:他人之物不可取;母亲的话告诉我:公家之财不可占;叔父的话告诉我:别人之私不可想。长辈们的话,虽不见经传,但却像暗夜中的灯盏、饥疲中的鸡汤、病痛中的灵丹一样,时刻在照耀着我、温润着我、佑护着我!

  

版权所有:中共宝鸡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宝鸡市监察委员会   陕ICP备07501330号
推荐使用IE7以上版本浏览器及1024×768以上分辨率

陕公网安备 610300020001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