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廉政文化 > 传统家规家训乡规民约 >
好家风就是要有一个好作风 ——凤翔县老干部唐琪
时间:2016-06-02 11:28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王玲   点击:
老干部唐琦,在正县级工作岗位上离休。他四世同堂,家庭和睦,曾被评为宝鸡市“最美家庭”,他说——
好家风就是要有一个好作风  

 
     前不久,记者来到凤翔县柳林镇唐村村四组唐琦老人家时,他正在看报纸。
     每天三个小时的看报时间,唐琦就跟学生上课一样,从不落下。他自费订了 31年报纸,《人民日报》《宝鸡日报》《中国剪报》和《老年报》是他每天必看的。他说,不读书、不看报,思想就跟不上形势。
     在村里, 88岁的唐琦德高望重,受人尊敬;在家里,他是一个 23口大家庭的灵魂。几十年来,他一直保持着严谨的做人风格、平和的处世态度,这些,都成为他的后人们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
    六个子女没安排一个
    唐琦 1928年出生于唐村村,1949年 7月参加工作,先后在宝鸡地委宣传部、陕西省委党校、中共中央西北局党校、宝鸡地委党校和宝鸡地区教育局工作过。 1983年年底,从宝鸡市教育局局长任上离休。
    很多人都认为,唐琦的官也不小了,但是他的六个孩子都是农民,没有一个通过他的关系安排工作的。“这也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我家当时被定为富农,富农的孩子不能参军、不能当工人、不能推荐上高中。”至今说起这事,唐琦还是那么客观。
     其实,随着唐琦工作职位的上升,他不是没有机会解决孩子的工作,但每次他都是坚持原则,不徇私情。
    1971年,唐琦在扶风县毛巾厂工作,任革委会副主任。当时,毛巾厂要招一批工人,很多知识青年和县上的领导都瞅着这个机会,因为它可能改变人一生的命运。当时,他 19岁的大女儿请求唐琦把她安排在毛巾厂,为此,大女儿提前进入角色,到毛巾厂和工人们同住了几晚。但是政策规定,招工只能招本县的,如果安排大女儿那不符合规定。因此,唐琦严厉地给女儿说:“我不能丢这个人!你不能给我抹黑!”硬生生地打消了女儿当工人的念头。为这事,女儿埋怨了他多年。
    1979年,唐琦到宝鸡地区教育局工作,任副局长,是局党组成员。后来宝鸡地区与宝鸡市合并,他任宝鸡市教育局局长。在这期间,教育系统单位——凤翔师范学校需要一个副业(相当于现在的临时工)炊事员,办公室的同志知道他的几个孩子都在农村,也知道他党性原则强,没有给他汇报,让他的大儿子去干。大儿子一直当了 18年的副业炊事员,现在在家种地。但就是因为是个副业,直接导致大孙子的人生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因为,凤翔师范要招一批老师,职工子女也可以报名。唐琦的大孙子顺利报了名,并考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但是因为他父亲不是学校的正式职工,而是副业工,硬生生被取消了资格。本来是能当老师的,后来只能当村里的泥瓦工。“这事学校当时请示过我,我告诉他们按政策办。”唐琦说。
    唐琦认为,人都是平等的,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管做什么,只要不违法乱纪,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都能实现人生的价值。所以,他一直教育子女在农村好好干,“毛主席都说了,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干得好了照样可以发家致富。”
    如今,他的子女们已经五六十岁,有开饭馆的、有种地的,最小的儿子在酒厂当门卫,没有一个人是吃公家饭的,但是家里的日子都和和美美。
    不占公家一点便宜   
    唐琦对自己要求就很严格,他说组织对我这么信任,我的良心得对得起党。因此,他当领导多年,但从来没有利用职权干过一件私事。
    记得多年前,一位亲戚知道他是教育局局长,专门提着礼当过来,让他给当教师的孩子帮忙办一下调动。唐琦给讲了政策后,这位亲戚一看他不愿帮忙,提着来时的礼当生气地走了。
    还有一位亲戚,找了他不下十次,让帮忙安排娃当教师的事。最后,看无望,也就不找了。
    “很多事情我都知道政策有活动余地,但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是一个党员。我上班多年,没有占过公家一点便宜。”唐琦说这话时坚定而有力。
    1983年唐琦离休时,单位刚把职工楼盖好,按政策唐琦可以分得一套房子。但是唐琦没要,他说,单位很多双职工都没有房子,他们更需要房子。而且,他的爱人和孩子都在农村,他离休后也是要回农村的,不在城市生活,要房子没用。
    离休后,他一直生活在农村,逢年过节,从不张扬,更没有向组织伸过手。前些年,孩子们每年给他过寿,但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他严格执行,不再让子女给他设宴过寿。
    他说,现在中央提出“两学一做”,我是一名老党员,就要按照《党章》要求来做,不能降低标准,更不能因为年龄大而迁就自己、原谅自己。
    四世同堂幸福美满
    在唐琦的房间里,有两个奖牌,一个是 2014年被评为宝鸡市“最美家庭”,一个是 2015年柳林镇授予他个人道德模范奖牌。
    唐琦笑着说:“没想到老了老了,荣誉接踵而来。”
    正在哄孙子的三儿媳王爱侠对记者说:“我爸人好得很,从来不发脾气,他这么大年龄了自己的房子一直是自己收拾,不让我们管。我的父母去世早,我当时进唐家门就是觉得两个老人都好。我过门这么多年,直到婆婆离世,也没有和婆婆吵过一次嘴。我们妯娌三人也像亲姊妹一样,从来没有吵过、闹过,别人都羡慕我们这个大家庭。”    
    在镇上,唐琦照顾老伴的事很多人都知道。
    1998年,唐琦老伴因脑溢血后遗症而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当时,唐琦已经 70岁,他坚持自己照顾不离左右。每天洗尿布,给老伴擦洗翻身,老伴大便干结,他就用手抠。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直到三年后老伴离世。他说,他多年在外工作,家里大小事都是老伴一人在操劳,他亏欠老伴的。他能照顾,就不给孩子们添负担。                   
    屋里的全家福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现在全家 23口人,他最大的曾孙已经 20岁,上大学了;最小的还不到一岁。“孩子们都忙,但是只要有时间就回来看我。”唐琦说。
    已 是 耄耋之年的唐琦,还热心公益事业。 2008年汶川地震,他主动上缴 1000元特殊党费;村里硬化路面,他捐款 5000元;村小学重修,他捐款10000元。现在,他每天义务清扫他家周围的街道。唐琦一直谦虚地说,他就是一个农村的普通劳动者,和其他人没有两样。
    老人开明家庭才能和睦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好的家风才能滋养出优秀的个人。在谈到农村一些家庭存在的矛盾时,唐琦说,关键是老人要开明,思想不能守旧,这样家庭才更和睦。
    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有这样的印象。有些家庭,矛盾大,婆媳之间动不动就站在街上对骂。他特别反感这种行为。他说,小辈尊敬长辈这是应该的,但是老人也要尊重儿媳妇,不要在后面议论儿媳妇。年轻人的思想活跃,老人也要多接受新生事物,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家庭关系自然就轻松。
    唐琦告诉记者一件事,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到老人治家的智慧。
    今年春节,他发出了两万元的红包,除了他,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份。三个儿媳妇每人 2000元,孙子媳妇每人1000元,儿子和孙子辈每人两百元。他说,儿媳妇们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家里非常困难,但是媳妇们从来没有抱怨过。现在苦日子变甜了,媳妇们的功劳最大。
    唐琦认为,家人之间不要把钱看得太重。他说,他的钱就是家里的钱,谁用都可以。
    他的书柜里,《中华上下五千年》《毛泽东选集》《邓小平选集》《中国共产党历史》《朱子治家格言》及一些名著摆满了。孙子辈的回来后,他根据各人情况,推荐孩子们读的书。“还有好多书娃们都拿走了。”唐琦笑着说。
    在这里,他也告诫现在的年轻人,做人一定要诚信,言必信、行必果,这是一个人立足于社会的根本。同时,人不能私心太重,不要有太多的妄想和空想,要脚踏实地,这样才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读书、看报是唐琦每天的“必修课”  。

  

版权所有:中共宝鸡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宝鸡市监察委员会   陕ICP备07501330号
推荐使用IE7以上版本浏览器及1024×768以上分辨率

陕公网安备 610300020001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