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宝鸡廉政 >
康藏高原千里追逃 ——市纪委监委首例追逃案告捷
时间:2018-12-06 10:41  来源:宝鸡市纪委监委   作者:胡东 张宁   点击:
  11月23日凌晨5时,经过20多天千里追逃,陕西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张宽民贪污受贿案重要证人朱某某,在潜逃1年零8个月后,被市纪委监委追逃组从地处康藏高原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顺利劝投,这是自市监委成立以来完成的首例追逃案。
  回首这起追逃案,可谓扑朔迷离、一波三折,由于当事人拥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追逃组辗转陕西西安、四川成都和甘孜州白玉县等地,多次上高原、赴藏区,行程1500多公里,通过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寻找朱某某亲友20余名,在一次次线索中断时锲而不舍、越挫越勇……
 
重要证人神秘失踪
纪检监察机关勇挑重担
 
  今年47岁的朱某某,毕业于西安某高校,并留校任职。2005年,他与时任省地矿局副局长的张宽民结识后,辞职“下海”,创办矿业公司,利用张宽民提供的“商业机密”,低价收购两处矿山,转手倒卖获取巨额利润。其间,朱某某先后给张宽民送去上千万元“好处费”。
  2017年1月,张宽民受贿案由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宝鸡市检察机关管辖。然而,就在张宽民被立案侦查前夕,朱某某神秘失踪。金台区检察机关先后组织两次追逃,均没有找到“人间蒸发”的朱某某,追逃陷入困境。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宝鸡市各级监委成立,此案移交到纪检监察机关调查,省纪委监委将追逃的重任交给了宝鸡市和金台区纪委监委。
  “不管他跑到哪里,跑出去多久,都要一追到底……”接手案件后,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态度坚决地说。2018年10月初,宝鸡市纪委监委牵头成立追逃组,金台区纪委监委、金台区检察院、金台公安分局抽调7名同志全程参与。金台区纪委监委积极配合,从经费、人员、车辆等方面全力保障追逃工作。
  面对难题,追逃组成员第一时间赶到朱某某工作和生活的地方西安,想从“案发现场”打开突破口,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
 
藏匿地点迷雾重重
追逃工作屡屡受挫
 
  在省纪委监委的协调下,追逃组和西安某高校纪委迅速对接,查阅了大量关于朱某某的资料,走访了6名他昔日的同事,却发现了令人“意外”的情况。
  原来,朱某某的妻子龚某某也是该校的教职工,但不幸的是,2017年6月,也就是朱某某失踪后,她因交通事故离世,读高中的儿子交由朱某某的外甥女夏某某照料,朱某某远在成都的外甥夏某曾来西安帮忙料理过其舅妈的后事。
  这期间,追逃组还来到西安市交警大队灞桥事故中队了解龚某某事故处理情况,排除了谋杀的可能。
  也就是说,朱某某儿子、外甥女、外甥三个人知道朱某某的下落。于是,追逃组决定从夏某某身上突破。经过多方寻找、多次联络,夏某某始终不愿意和追逃组成员见面,更不承认和朱某某有联系。为了不让朱某某的儿子心理受到影响,追逃组不得不暂时放下这条线。
  现在,只剩下朱某某的外甥夏某这条线了。通过技术侦查,大家了解到,当时夏某在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县一家酒店当经理。综合各种情况后,大家分析认为,朱某某在白玉县有一位师傅,因此,他可能就在白玉县。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暂时没有联系夏某。
  追逃组兵分两路,一路返回宝鸡,另一路4人向四川进发。大家先是来到了成都,和四川省纪委监委对接后,向康藏高原挺进。一路上,狭窄的山脊犹如倾斜的刀刃,坡壁陡峭、岩石裸露,地面上全是暗冰,追逃组不畏艰险,克服重重困难,终于来到了甘孜州白玉县。然而,接下来得到的消息再次令大家失望。
  原来,夏某在不久前已经从酒店辞职,据说是返回了成都,去照顾刚刚生了孩子的妻子。追逃组又在白玉县找了一些可能知情的人,但是均无收获。于是,只有一条路可走,回成都找夏某。
 
锲而不舍一追到底
真情感化迷途知返
 
  到了成都,追逃组已经掌握了夏某的住址。鉴于他的妻子刚刚生孩子不久,追逃组打算把他约出来,推心置腹地谈一谈。
  追逃组联系夏某的时候,夏某心存戒心。在追逃组的诚意感召下,夏某终于与大家见了面。大家苦口婆心地劝说,讲法律、讲政策,并换位思考,从心理上感化对方;同时,也表明了对拒不到案的在逃人员坚决抓捕的决心。
  但是,夏某也是守口如瓶,说自己没有和朱某某联系过。结束了谈话,追逃再次陷入困境,怎么办?如果从夏某这里“攻不破”,这次追逃可能又要无功而返了。这一夜,追逃组成员失眠了……
  然而,就在第二天一大早,追逃组的住处门铃响了,夏某来了。“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们。”夏某说。追逃组成员明白,此时的夏某已经和朱某某秘密联络过,已经成为其“代言人”,这次来是在“谈判”、探口风。原来,在外逃亡的朱某某听到了其外甥转达的好政策后,先是开心,便打算自首,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犯的事不小,能得到宽大处理吗?朱某某便迟疑起来,追逃组耐心地解答了夏某提出的疑问。
  次日,朱某某来到了追逃组的住处。刚刚见面,他显得十分紧张,一句话都不说。追逃组成员和颜悦色,给他端茶倒水,缓解其紧张情绪。
  “你现在出行,飞机、班车、火车都坐不了,一路上处处是关卡。”“你如果始终不愿意归案,你是在逃人员,孩子的心理压力有多大?孩子高考、参军能行吗?”“如果你回去了,结了案就能恢复自由身,从此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假如说回去以后会不会给我上手段?”朱某某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个你放心,我们纪委监委是政治机关,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我们的方针,我们有严格的审查调查程序和监督机制,绝不会实施非法拘禁、刑讯逼供……”三个多小时,在纪法威慑、政策感召和亲情感化下,朱某某逐渐消除疑虑,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决定自首归案,在第二天跟随追逃组回宝鸡。
 
制度优势持续彰显
“天罗地网”无处不在
 
  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说,这次追逃之所以能够成功,并且能让朱某某心悦诚服、自首归案,得益于三个方面。
  这次追逃,是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生动实践。监察体制改革构建了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实现了内部运转高效、外部衔接顺畅的效果,监委的协调作用更加凸显,反腐败的力量更加集中统一。追逃中,陕西省与四川省纪委监委紧密配合协作,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追逃组所到之处,各地鼎力相助,为追逃织就了“天罗地网”。
  这次追逃,是反腐败协调机制凝聚“合力”的生动体现。在省纪委监委指导下,宝鸡市、金台区纪委监委因案施策,针对朱某某履历、性格等特点“量体裁衣”,精准制定追逃策略,与检察机关、公安部门等反腐败协调机构高效联动配合,为追逃提供了坚强保障。
  这次追逃,是纪检监察干部作为“纪律部队”的生动实践。追逃组8名成员牢记职责使命,克服高原缺氧、道路崎岖、语言不通等诸多困难,以顽强的意志和毅力,在海拔4000多米、险象环生的雪域高原上苦苦搜寻,连续作战20多个昼夜,折射出宝鸡纪检监察干部队伍与反腐败协调小组成员单位是一支骁勇善战、忠诚奉献的“纪律部队”和“铁军”。
  “自从潜逃后,我过着犹如老鼠一样的生活,东躲西藏,无处安身。妻子出车祸去世不敢送一程,年少的孩子和体弱多病的父母无法照顾。感谢你们把我带回来,让我有新的开始!”回想过往岁月,朱某某潸然泪下。
  

版权所有:中共宝鸡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宝鸡市监察委员会   陕ICP备07501330号
推荐使用IE7以上版本浏览器及1024×768以上分辨率

陕公网安备 610300020001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