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学习园地 > 解疑释惑 >
凤翔:挪用公款犯罪,如何认定归结
时间:2018-05-15 08:57  来源:凤翔县纪委监委   作者:王淑怡   点击:

  一、基本案情:

  王某,群众,某县基层财政所预算会计。

  2016年6月至2017年11月,王某在担任某县基层财政所预算会计期间,利用实际经手某镇教育系统养老保险、职业年金和住房公积金(以下简称“三金”)个人部分的工作便利,挪用镇教育系统三金个人部分共计1708728.94元炒期货全部亏损。2017年12月,王某向单位公户归还120000元,2017年12月28日,王某主动向基层财政所领导交待了其挪用事实,并于当晚在单位领导陪同下在其家中被办案人员抓获。2018年1月10日,王某委托办案人员提现其期货账户内余额43420元并退回基层财政所。调查过程中,王某对其挪用事实供认不讳。

  二、拟处理建议

  王某作为基层财政所的预算会计,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情节严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王某的行为涉嫌挪用公款犯罪。

  按照“纪在法前、纪严于法”要求,根据《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以下简称《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三条之规定,追究其政务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以下简称《监察法》)第四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将王某以涉嫌挪用公款罪移送某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三、评析意见

  在2018年2月11日全国省、市、县三级委员会刚刚组建完成的背景下,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行为如何追究党纪和刑事责任、如何实现纪法衔接就成了摆在纪检监察干部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必须明确的是,实现纪法衔接首先要准确把握行为是违纪还是犯罪的定性。

  王某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涉嫌挪用公款犯罪。

  挪用公款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的行为。这说明挪用公款罪构成要件包括①犯罪主体为国家工作人员;②犯罪客体为公款;③主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明知是公款而故意挪作他用;④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或者挪用数额较大的公款进行营利活动,或者挪用数额较大的公款超过三个月未还的行为。

  而本案定性的争议焦点以下三个方面:

  (1)教育系统“三金”个人部分是否属于公款范畴?

  公款即公共款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

  一条规定,公共款项包括国有财产、劳动群众集体所有财产、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财产,需要注意的是这里存在法律拟制,即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

  本案中,王某挪用的教育系统“三金”个人部分,从表面上看,只是由单位代替个人扣缴,在上缴至养老保险中心或者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财政专户前并不属于财政资金,据此有人认为“三金”个人部分不属于公款。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非因不可抗力等法定事由不得缓缴、减免。职工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由用人单位代扣代缴,用人单位应该按月将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明细情况告知本人。”从上述条文可知,单位代扣代缴社会保险个人部分是法律规定的义务,而不是职工的授权,其实质是保障社保机构能够按时足额收取社保费用,确保社会保障制度的顺利实施,目的决定性质,因此代缴的社保费用具有公共性质;另一方面,根据《刑法》第九十一条的“法律拟制”,基层财政所属于国家机关,国家机关管理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故“三金”个人部分应当认定为公款。

  (2)王某作为预算会计,挪用行为能否认定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挪用人利用职务权力与地位所形成的主管、管理、经营、经手公款或特定款物的便利条件实施挪用公款的行为。而是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也成为区分挪用公款罪和盗窃罪的关键点。会计和出纳岗位分离,职权明确,互相监督是我国会计法对于会计监督最基本的要求。本案中王雪平系基层财政所预算会计,收缴“三金”个人本应该是出纳应当承担的职责,但因为所在基层财政所内部岗位管理混乱,王某实际上代替出纳负责教育系统“三金”个人部分的收缴工作。对王某身为预算会计却兼代替出纳收缴教育系统“三金”个人部分的这一事实,相关书证及证人证言均予以确认,王某在单位内实际上负责“三金”个人部分收缴工作是公开的。所以王某利用自己实际上经手教育系统“三金”的便利,采取将收缴的教育系统“三金”个人部分存入私人账户的方法,将公款挪用归个人使用,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的“利用职务便利”。

  (3)王某挪用 “三金”个人部分用于炒期货是否符合挪用公款罪构成要件中“归个人使用”的三种类型?

  《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两高《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归个人使用”分为三种类型,其成立条件各不相同,总体呈阶梯状:①挪用公款进行非法活动(包括犯罪活动和其他非法活动),这种情形不限制挪用时间,挪用数额达三万元应予立案;②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这种情形要求“数额较大”即五万元,同样不限制挪用时间;③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这种情况既有“数额较大”即五万元的限制,又要求案发前超三个月未还。本案中,王某挪用“三金”个人部分1708728.94元用于炒期货追求收益,达到数额较大标准,

  符合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从事营利活动的这一构成要件。另外,王某在所在单位基层财政所对账之际,向单位专户交款12万元,立案后又委托办案人员退回期货账户余额43420元,目前仍有1545308.94元未归还,根据两高《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挪用公款不退还,数额在100万以上不满20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384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故王某的行为同时属于情节严重。

  综上所述,王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且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之规定,涉嫌挪用公款罪。按照“纪在法前、纪严于法”的要求,在统一的公职人员政务处分规定出台以前,可以先依据《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三条之规定,追究其政务责任。后根据《监察法》第四十五条第四项之规定,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需要注意的是,王某在单位对账前主动向单位领导交待了挪用事实,符合两高《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对于“自动投案”规定, “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分子未被办案机关掌握,或者虽被掌握,但犯罪分子尚未受到调查谈话、讯问,或者未被宣布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时,向办案机关投案的,是自动投案。”同时王某在调查过程中亦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认罪悔罪态度好,故根据《监察法》第三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在经领导人员集体研究,并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后,可以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

  

版权所有:中共宝鸡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宝鸡市监察委员会   陕ICP备07501330号
推荐使用IE7以上版本浏览器及1024×768以上分辨率
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30002000117号